Heminway Daiquiri

“When you go to war as a boy you have a great illusion of immortality. Other people get killed; not you … Then when you are badly wounded the first time you lose that illusion and you know it can happen to you.”

「當你是一個年輕力壯的大男孩要去參與戰爭時,會有一個偉大不朽的幻想。當你目睹其他夥伴被殺;而不是你….當你第一次受到重傷時,你就會失去那種幻覺,然後你知道它會發生在你身上。」— Ernest Miller Hemingway

海明威是一位值得敬重的大時代人物,早年是一位年輕五官輪廓俊俏的記者,為了瞭解一戰,隱瞞父母加入美軍前去參與歐戰。海明威與一般的熱血青年一樣,沒有見過戰爭的殘酷,總認為自己準備好見證大時代的實況,然而在義大裡米蘭的彈藥庫遇襲爆炸,終於讓他目睹了戰爭的殘酷與無情。二戰的海明威加入美國海軍,但最後被以戰爭通訊記者身份被送到歐洲戰場。

海明威的護照

有人說晚年的海明威因為酗酒而罹患或激起家族的憂鬱症狀史,儘管他在1961年舉槍自戕。但是他將一生中經歷寫做成一部部文學著作,儘管他愛喝酒,在酒史上也留下了令人欣慰的足跡。

以海明威而著名的雞尾酒,除了上次調過的Mojito外,還有一款酒是海明威常喝的雞尾酒叫做Daiquiri。他住在古巴的時候最常去一間酒吧叫El Floridita,由於年邁的他,因為有糖尿病的關係不太能適應原版Daiquiri的糖分。

因此Bar Tender特別為了他做了雙份蘭姆酒的Daiquiri,並以黑櫻桃酒與葡萄柚汁來取代糖分,而調製這一杯又名「雙倍老爹PaPa Double」(PaPa是海明威的暱稱)。

好的,今天就來調製這一杯PaPa Double,恰恰好材料我都有:

Bacardi White Rum

Maraschino

Grapefruit juice

Lemon Juice

而今天調製的這一杯「海明威戴綺麗」的比例如下:

50ml White Rum.

10ml Maraschino.

20ml Grapefruit juice.

15ml Lemon juice.

首先準備Shake杯,並在杯中裝入冰塊,然後分別注入50ml White Rum、20ml Grapefruit juice、15ml Lemon juice以及20ml Grapefruit juice,然後蓋上杯蓋,鎖住杯頭,開始搖盪。

取出冰鎮杯子,將搖盪後的雞尾酒,注入三角帶梗的馬丁尼杯子中,我沒做什麼裝飾,覺得這樣剛剛好,帶一點點柚子肉,即完成今天的「海明威戴綺麗」。

飲下,喔…yes,有勁,真美,除了冰涼舒服外,輕盈酸香的風味最是迷人,可以感受到Double白蘭姆的澀雅與酒氣,櫻桃酒Maraschino與新鮮葡萄柚汁及檸檬汁的搭檔,或許就是撐起整個風味的依據,飲下後突然文思泉湧啊!!敬海明威。

#本篇希望以海明威的經驗,提醒年輕人“戰爭”不是信口雌黃的幻覺,也不是作為啟動反抗意志的產物。面對威脅,我們要武裝自己,堅定意志,強壯自己的信念,有感染力的信念,而不是煽動組隊,挑釁啟戰。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