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 Lady

“All the bright precious things fade so fast. And they don’t come back.”

「所有美好珍貴的東西凋零地真快,而且它們一去不復返。」—《The Great Gatsby》

颱風剛過,炎熱而豔陽高照的夏季臺北又來了,溫度回升32度,照射在身體,汗珠又不自主的從身體冒出。回到家裡,我口乾舌燥,突如其來又想做一杯冰涼,且不至於讓人昏厥的調酒,於是想到以白色的,酸甜的酒品為主。如此,我不疑有她的想到White Lady,至於中文名稱許多,有較白娘子,白佳人,雪白佳人,而我屬意稱作「白色佳人」。

關於White Lady的起源說,又是個稗官野史,又有多項說法,不過唯一肯定的是,原始酒譜沒有蛋白,也沒有規範那麼嚴謹,但是我認為蛋白的出現也未必是壞事,反而更能凸顯White Lady的White。

Harry MacElhone在1919年倫敦Ciro’s Club擔任調酒師時,創作這款White Lady調酒,確實,當時的材料簡單明瞭,以等比例的白薄荷酒、橙酒、檸檬汁來調製。而至1929年,Harry MacElhone在巴黎所開的Harry’s New York Bar的酒單上在做改變,才有了現在的版本。

另一種說法的主角換成了Harry Craddock。他在Savoy Hotel的酒吧The American Bar工作時,為「大亨小傳」作家F. Scott Fitzgerald的老婆Zelda創作一款雪白著色符合高貴象徵的調酒,即是她白金般的秀髮形象。當然,酒譜同樣簡單,仍沒有蛋白,而是琴酒、橙酒、檸檬汁。無論如何,這一杯調酒除了夏日品飲外,我想,當一個男人思春的時候也許可以點一杯來假掰一下(Just kidding)。

好的,打開酒櫃陸續取出所需要材料,以及從冰箱裡取出糖漿、檸檬與蛋白,再將馬丁尼杯放入冰箱冰鎮一會兒。準備好工具,快速調製一杯中午雞尾酒:

1Bombay Sapphire London Dry Gin

2Cointreau Blood Orange

3Fresh Lemon Juice

4Egg White

(5)Syrup。

調製這杯White Lady的比例如下:

40ml Dry Gin.

30ml Cointreau Blood Orange.

15ml lemon juice.

30ml Egg White.

5ml Syrup.

取用Boston shake裝入冰塊,然後分別注入40ml Dry Gin、30ml Cointreau Blood Orange、15ml lemon juice、30ml Egg White以及5ml糖漿,然後開始搖盪。

接著,再將準備從冰箱裡馬丁尼杯,然後將shake杯中的調酒濾注入杯裡,即完成迷人雪白層次調酒「白色佳人」(White Lady)

飲下,雪白而綿密的拜白泡沫,帶著輕柔算甜的檸檬與糖漿滋味,琴酒與清新血橙酒,酸甜帶出稍稍舒麻味的琴酒感,冰涼好喝,在炎熱的中午,品飲一杯格外覺得輕鬆自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