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歐風酒吧『BAR, K バー・ケー』

“Drinking without drunkenness is the highest, lust without disorder is heroic.”

「飲酒不醉最爲高,好色不亂乃英豪。」

日期:2018年6月23日(六)天氣:晴氣溫:27 地點:日本大阪-北新地。

現在來日本,我的晚上通常不會再安排類似如米其林餐廳了,除了要節省旅費之外,同時我現在想認識更多的日本美食,其理由在連擴大美食視野外,還有到2023年為止,日本連年米其林星星增長的幅度高,實在讓我好奇。但是幾日本和臺灣的美食風格比較,一看我便知道原因為何了。

當然,未來能夠再去日本也可以將晚上的胃留給一些小吃,將精神留給酒吧去微醺,完美的一日安排。所以這篇文章在回憶2018年曾去的大阪酒吧Bar,K。記得原本到大阪的第一天的晚上就要去的,但是在週五晚上的Bar,K已經客滿,因此只在隔日早點來這裡品嘗調酒。

(圖摘自Bar, K官網)

大阪,北新地

我常在書店裡看些旅遊書的介紹風格,我發現與教科書十分像。比如説大阪Osaka,我翻閱只為找有趣的地點,但往往都以難波、心齋橋、梅田車站附近等為主要熱門景點,偶有書籍會以多幾頁專業來介紹「北新地」(曾根崎新地)但詳細介紹不多,為什麼?我不清楚,但我覺得這裡是大人的夜晚好去處。

好的,如何去這裡呢?倘若從梅田車站一線,如果從梅田車站出發沿地下街往新北地站方向,會發現遊客逐漸少了,通常是大阪人上班族下班回家的路上,直到了新北地站上樓出站,到了曾根崎這一塊區域,遊客仍然稀少。但是…人潮仍然還是很多。而我發現,這些人大多是本地人或是商務人員。

(圖摘自Bar, K官網)

倘若選擇另外一條路,從梅田站出站,往新北地方向會穿越阪急百貨、購物中心、我最愛閒晃的唐吉訶德還會穿越擠滿人潮無論是當地人還是遊客的小路巷中,而快到曾根崎時人潮也是逐漸減少,尤其是旅客越來越少,而到了新北地一區則發現,這燈紅酒綠的街道充斥各種營業場所,無論是吃的喝的餐廳或高級餐廳,藏居房樓中的酒吧,或燒烤店或日本料理以及壽司,有許多燈光華麗表達出是一款高級夜總會,也看到許多著和服的服務人員鞠躬歡送他們的老客人,這一區的燈紅酒綠即是書籍上少為介紹,但對於飲食大人們最陶醉最愛的一塊歡樂天地「曾根崎新地」。

大阪府Bar k

北新地是一條狹長的街道左右周圍並列的街道如「永樂町通」、「新地本通」、「堂島上通」等街道也是其範圍,這裡是大阪相當著名的餐飲街,可與東京銀座並列,可知其餐飲熱度是不可不知察也;此外,這一條街了也摘下了不少米其林星星。而我來大阪三回,兩次夜晚給了這塊地區,是的,這一區又如銀座一樣酒吧林立。

Bar,k即是位於堂島上通的街道裡,如果不特別關照可能有會過門而不入,光看霓虹燈標示可能會誤認。下地下室後,推開門,一種帶著英倫經典風格。儘管空間不大,幾張桌椅之外就是吧檯了。在這可以選擇一些經典調酒,此外酒單上也有些特調可以選擇。

我眼晃了酒單一番,看到柚子也不疑有他選了「YUZU SOUR」(Beefeater Gin, YUZU Marmalade, Egg White, Lemon Juice)為第一杯調酒。

這一杯是用Beefeater Gin作為基酒,香柚味來自YUZU Marmalade果醬,此外看到調酒師加入Lemon Juice 以及 egg white等,經過搖盪而呈現。

檸檬黃的酒色,上層撲滿了經過搖盪的蛋白泡沫,調酒師上了些檸檬油,讓酒將入口時的味道更為活潑,尤其檸檬和柚子的氣味總是符合的。飲下,果然清爽,尤其是柚子迷人的可愛的風味,冰涼,微酸、甜甜的,尾端有鹹口感..那是檸檬、柚子和琴酒間混合產生的滋味吧。這放第一杯真的相當合適。

第二杯調酒當然是我的老習慣,點了「Old Fashioned」(Maker Mark‘s Bourbon, Bitters, Cherry Juice, Okinawa Brown Sugar, Sugar Cube, Orange Peel, Sparkling

第二杯Old fashioned調酒師用的是美國波本威士忌Maker Mark‘s Bourbon,另外他加入兩款苦精於方糖上,分別是原味及橙味bitters,再注入些櫻桃汁還有自製糖漿、柳橙片、氣泡水一點點、紅櫻桃以及薄荷葉。這應該是我喝過最多風味的老式經典,入口不再只是橙汁的香氣,而是薄荷葉的涼爽香味。

飲下,除了薄荷、柳橙會左右干擾滋味外,穩順平化的口感,後是苦精加強波本威士忌的口味,第一口比較硬朗,因為冰塊融化,讓酒更加平順,櫻桃甜口、波本香氣、櫻桃後酒香中勁後段有方糖糖漿襯托的甜口風味,十分趣味的老式經典。

第三杯調酒,看來穿著適合搭配馬丁尼才有儀式感,那麼就來杯「Dry Martini」(Hendrick Gin, Gordon Gin, Noilly Prat, Lemon Peel, Olives

儀式感,沒有罪,所以沒什麼好來說嘴的,但我的穿著日人總是猜不出我來自臺灣。調酒師用了具有小黃瓜香的Hendrick Gin以及Gordon Gin,香艾酒Noilly Prat最後刷上檸檬汁液並將橄欖附於小空杯中。飲一口,Dry啊 Dry啊,但算是有個性吧,調酒師用兩款琴酒,有小黃瓜香的韓德瑞克還有英國高登琴酒,再用義大利的香艾酒,在冰鎮公杯中調和。調酒師調的非常緩慢,似乎是讓冰融調淡與加強冰鎮眼前的馬丁尼。

入口感到檸檬香氣,飲下第一口,果然有點不一樣,小黃瓜琴酒清新,高登琴酒帶勁,香艾酒襯些苦香…。冰冷品飲,美艷可口,但仍避免不了悍勁。吃一顆橄欖,酸、澀、及橄欖的特別味道,入口清新中味辛嗆辣味韻香甜。馬丁尼我不會制約⋯⋯永遠的第三杯。

看來今天還行,所以選了第四杯調酒,決定來杯SignatureNightcap in Osaka」(Remy Martin VSOP, Dry Red Bean Paste, Meiji Milk, Green Tea Powder)。

最後一杯決定選調酒是的創作,看到這杯與大阪有些鏈結,所以選了它。調酒師用Remy Martin VSOP,Dry red bean paste、明治牛奶最後撒上些綠茶粉。過程中以明治牛奶打發,再用人頭馬vsop做為基酒,撒上綠茶粉後,讓我覺得十分的亮麗。

飲下,嗯嗯…我愛這杯,但這是我是最後一杯,喝下的直覺是..正所謂相思豆啊~~但又絕對不是我的睡前飲品,絕對不會是的。品飲,有紅豆奶香在前,有些許人頭馬的勁,但這像我不斷尋找的紅豆牛奶一樣的風味,而酒吧助理送上攪拌棒請我調整,口味像是奶昔一樣,美麗至極⋯⋯尾端有紅豆雜感…所以說我愛這一杯。

(圖摘自Bar, K官網)

大阪觴情酒吧:《關於BAR, K バー・ケー》

這是大阪第二回酒吧之旅,上回來的也是在附近的酒吧。而這回造訪Bar, K其調酒的風格與滋味亦是十分均衡且口感細緻,無論是經典條幾還是調酒師的特調都十分精彩,這個晚上既舒服又放鬆啊。對時,大阪九點了而在臺灣則是八點,大阪的週末與臺北相反,這裡很多店都休息了,唯獨曾根崎新北地正熱鬧。

(圖摘自Bar, K官網)

首席調酒師兼現任店主松葉道彥Michihiko Matsuba,也是目前日本調酒師協會(NBA)關西總本部的部長。而今天的調酒師則是曾獲日本2016年World Class Competition冠軍的藤井隆 Ryu Fujii

出生於日本兵庫縣,2003年還在唸書時開始接觸酒吧工作並在神戶的酒吧以及姬路市的酒吧擔任調酒師。後來到了大阪Bar, K擔任調酒師迄今。

(圖摘自Bar, K官網)

至於我為什麼會來這兒呢,曾經有人向我介紹過,而我也查閱過日本Word class或是YT的酒吧調酒示範,都看見這間酒Bar,所以才造就此一行程。

BAR, K バー・ケー

地址: 東京都中央區銀座6-4-12 KNビル B2

交通:

JR logo (central).svg東海道■新幹線新大阪站(Shin-Ōsaka)轉JR logo (west).svgJR京都線JRW kinki-A.svg新大阪站(JR-A46, Shin-ŌsakaJR logo (west).svgJR京都線JRW kinki-A.svg大阪站(JR-A47, Ōsaka) BAR, K バー・ケー34.70 , 135.50 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