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morning, Cocktail『ARRIVIAMO BAR』

“Drink triple, see double, act single”

「喝三杯,看雙倍,表現單身。」

日期:2019年3月1日(五) 天氣:晴氣溫:10。所在地:東京目黑區

3月1日凌晨,我搭乘超級紅眼班機來到日本,由於落地時間早,而讓我在羽田機場渡過艱困的凌晨時段。幾個小時後,電車開始營業了。一大早東京飄著冷冷的細雨,我乘車前往中目黑的方向,前往這次的旅行第一個目的地即是在2月28日開幕的目黑區STARBUCKS RESERVE ROASTERY TOKYO。

清晨一早走在路上十分寧靜舒適,目黑區的格局相當分明,沿著目黑川的大渠,左右兩旁是尚未綻放的櫻花藤支,慢慢散步目黑川旁還挺浪漫的,不過似乎雨滴變大了些,沒帶傘的我還是加快腳步前往目的地吧。

STARBUCKS RESERVE ROASTERY TOKYO

從中目黑站走到STARBUCKS RESERVE ROASTERY TOKYO,對於我來說8分鐘左右即可到達,這間Starbucks可大有來頭,首先他是由日本建築設計大師隈研吾操刀設計,其次,這間Starbucks分別以咖啡烘焙工場、咖啡實驗室、茶實驗室以及酒吧等合而為一的全新概念因此命名為Starbucks Reserve Roastery。來到這裡,雖然準時但已經是呈現一個全面爆滿狀態,尤其是一樓咖啡區以及麵包區,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

STARBUCKS RESERVE ROASTERY別於Starbucks Reserve,為Starbucks的旗艦頂級款,其最大的不同就是注入烘焙者的概念進去,可以這麼說在咖啡浪潮之后,許多獨立咖啡業者都是身兼烘焙者,店裡都有一套烘焙機,自己進口生豆自己來烘焙;以此概念,Starbucks也打破以往產地直送,送至直接以觀光工廠的概念赤裸呈現。

不過我今天來到這裡卻沒有喝咖啡,因為三樓竟然是一間專門的酒吧,以ARRIVIAMO BAR為品牌。這確實顛覆我對星巴克十多年來的印象,過去在Starbucks喝到啤酒就非常新奇了,如今連Cocktail的概念也進入經營範疇,實在太吸引我了,而也在此創個人在酒吧品酒紀錄,“一大早喝酒”。

是的,東京觴情故事第一站竟然是Starbucks Reserve Roastery的三樓酒吧,這一早就拼酒是怎樣,我中午還有米其林餐廳要去誒…。運氣頗好,原本吧台坐滿了酒客,而我上來恰好已經有人結帳,也讓我得以順利入坐。

Bartender送上了酒單以及水,我概約瀏覽一下,酒單上有經典調酒,但是仍以Signature為其主打。我思考了一下,尤其是來到咖啡館豈能沒有喝咖啡呢,因此第一杯就選擇店裡的Signature吧。

NAKAMEGURO Espresso MartiniStarbucks Reserve Raostery Espresso Coffee, Nikka Coffey Vodka, Nuts Liquor, Chcolate Liquor

日本酒吧的調酒價位與臺灣相比是高一點,但是端出的基酒,還有調配材料等,通常能讓心中的那張批判的嘴閉上。調酒師用的是長型的shake,在完備材料後,同時轉身做一杯Espresso,再以日本品牌Nikka Coffey Vodka為基酒,加入自製的糖漿,還有利口酒等陸續注入杯中,然後蓋上杯蓋搖盪,完成後將調酒濾入了大口徑馬丁尼杯後,刨上如雪花的輕色巧克力,然後再附上一塊生巧克力搭配。

豐富啊,這杯深茶色的濃縮馬丁尼,經過搖盪上層維持紮實的焦糖泡沫。聞一下氣味,是淡雅的,但咖啡香氣還有表面刨上的巧克力讓氣味更有濃縮的苦感但也香甜,因此讓我感到舒適。

啜飲,第一層綿細泡沫,然後感受巧克力皮的微微口感與巧克力香,緊接著是濃縮咖啡嗆味,再來就是比較不友善,但,它是我喜愛的伏特加味與激情之感。不過,這杯還真的不賴,看似簡單濃郁卻不太讓人進入昏眩。

附上一塊生巧克力,這塊就對了,巧克力原本苦甜,咀嚼後會有點小酸,當溶於口後,啜飲馬丁尼後,是的,前述的激烈部分都成柔順,伏特加重味也似乎未感存在,這搭配得當。

喝完了第一杯,不行還不過癮,第二杯來個經典的,就先來杯Old FashionedWoodford Reserve Bourbon, The Japanese Bitters Yuzu, Bob’s Chocolate Bitters, Abbots Bitters, Orange, yellow Lemon

這杯Old Fashioned。儘管價位比特製調酒便宜了500日圓,但所用的酒以及材料也是讓人滿意實在。調酒師拿出的威士忌是我喜歡的波本威士忌品牌Woodford Reserve。

我沒看見調酒師用方糖或冰糖,看到他用了自製的焦糖漿,同時也使用三款苦精,分別是日本製作的柚子苦精、BoB’s巧克力苦精以及Abbots苦精。此外調酒在這杯old fashioned不是涮上一層Orange皮油,而是多增添了黃檸檬,這杯Old Fashioned的功還真很多啊,尤其以Woodford Bourbon為基本,我大概知道這款老式經典必定走香甜路線,再看到Bartender製作的流程,我更能確定。

先聞香味,柳橙的甘甜香氣以及黃檸檬清香,交錯間產生再生柳橙香味,加上波本威士忌的木質香與穀物香甜味…這杯已讓我有種單戀的感覺。

啜飲,喔天啊,這杯是我從未感覺過的美味Old Fashioned,其結構其實並不平易近人,尤其是下三種苦精兩款品牌,絕對容易K翻一般人,但甜口的糖漿卻不膩,再者苦間彼此間的苦甜氣味拉扯,而豐富的調配檸檬柳橙,大大降低苦烈口味,而勁度在後..為何..因為你喝太快的因素,最後還有杏仁香,也許是苦精和威士忌之間的對話吧。這杯Old Fashioned應該目前為止,包含臺灣酒吧,讓我印記在心最深的一杯。

儘管中午要趕到淺草,我還是忍不住,點最後一杯SIDE CARCointreau, Hennessy VSOP Fine Champagne, Lime Juice)。

一早先前兩杯勁爆調酒已讓我稍稍微醺,第三杯我決定要甜感一點,但又想到來一杯酒單上沒有經典,但酒架上是可以製作的,所以我向Bartender說:「請給我一杯Side Car」。

他回頭看了酒架,決定挑選了Cointreau、Hennessy VSOP Fine Champagne的白蘭地,哇勒~調酒師…這的豪邁,我好奇上網查一下,這支還不便宜,也可以這麼說,除了自己在家用Hennessy X.O弄過Side Car外,這是在外頭酒吧喝過算價位更高的白蘭地Side Car,所以得再次強調在日本喝調酒絕對有其價值因素。

他分別將材料置入shake中然後搖盪,完成後倒進了典雅的高腳杯之中。看其外觀這款酒的色澤如同甘蔗原汁,但氣味十足橙味、檸檬、葡萄還有養樂多阿。

飲一口,哇喔…乾爽酸甜清香優雅,溫和口感後是檸檬酸還有Hennessy白蘭地的芬芳,但這味道真的像養樂多或健健美應該這款,但酒體並非等閒,仍有後勁但這一味我愛。

東京觴情酒吧:《關於ARRIVIAMO BAR

應該這麼說ARRIVIAMO BAR即是星巴克的酒吧品牌,因此在想,目前世界上的幾間Starbucks Reserve Roastery也應該都有酒吧。由此可知,Starbucks對於趨勢的敏感度不算慢,反而在創造下一波咖啡文化,這一點他們的腳步我認為是超越現在咖啡業者。

對於酒與咖啡的結合,ARRIVIAMO BAR即以中目黑為名的Espresso Martini當做招牌先鋒,同時也有超越咖啡熱門區域目黑區的味道。一如官網所說「我們不斷創新、探索、將溫暖心意注入每一杯呈現給您的飲品中」。

而今天幫我調酒的是SHINJI,名牌上也顯示他來自神奈川,這點沒刻意多問,或許調酒師都是招聘來支援的吧,總之ARRIVIAMO BAR的實力不容小覷,尤其在這裡喝了一杯特調,二杯經典,我都給給驚艷好評!!

ARRIVIAMO BAR アリビアーモ バーは

地址: 東京都目黑區青葉台2-19-23

【參考資料】

STARBUCKS RESERVE ROASTERY JAPAN官網:https://www.starbucks.co.jp/roastery/

交通:

JR JY line symbol.svg山手線品川站(JY25, ShinagawaJR JY line symbol.svg山手線惠比壽站(JY21, Ebisu轉搭東京地下鐵東京地鐵Logo of Tokyo Metro Hibiya Line.svg日比谷線惠比壽站(H02, Ebisu 東京地下鐵東京地鐵Logo of Tokyo Metro Hibiya Line.svg日比谷線中目黑站(H01, Naka-meguroARRIVIAMO BAR35.65 , 139.69 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