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大阪酒吧『BAR HARDI』

“Here’s to alcohol, the cause of — and solution to — all life’s problems."

「這是酒精,所有生活問題的原因和解決方案。」 —Homer Simpson

日期:2018224(天氣: 氣溫:2。所在地:大阪北新地

記得旅程的最後一天完成了飯店入住後,心情總算是放鬆些,躺在床上也不知不覺地睡著了。所幸沒睡死,約莫六點多爬了起來,此時此刻腦袋還滿放空的,面對外頭的冷風,心想,最後一晚的Osaka應該去哪裡?拿出了手機滑一滑,關鍵字打酒吧,雖然很多,一時半刻難以決定,那麼不管了,先出門去買些東西再決定要去哪間酒吧。

我刻意在臉書上問了一下,大阪有哪裡可以推薦的,然而事實上也沒什麼太大意義,因為大阪太大了,真的要找也得再花些時間,於是在梅田買買東西後,街上吃點小吃,我便往所謂「北新地」這塊區域前進,同時我也發現北新地這塊區域也不得了,巷子內好多家餐廳,酒吧也很多,未來如果是要安排個大阪旅行的話,這裡恰恰也是可以探索的地方。我今天要來的酒吧就在這塊區域,Google Map定位的很準確,不太會鬼打牆,也很快很順暢地找到這間六樓酒吧Bar Hardi。

雞尾酒

昨晚我在京都的一間很窄的小酒吧裡發現滿多人都是到酒吧坐坐,喝個一杯調酒,很輕鬆地離開。甚少人像我會安安靜靜的一個人喝,然後品個幾三杯酒後再離開,當然包含前天在京都坊主Bar也是。

而今天在Bar Hardi似乎也是有同樣的情境,原本我坐在Owner Bartender前喝著Highball,後來池田告訴我,因為有兩位客人要來,所以需要請我移一下位置好讓出兩個座位,此時我轉身一看,原本吧台只有我一個人,頓時都坐滿了,或許是我喝得太認真了。

而這兩位客人是一男一女,我原以為他們也會喝個兩三杯的,結果似乎也是一杯後就離開了,其他的客人似乎也是,除了一位有趣的常客,而且後面與我閒聊中談到他欣賞台灣人,原因是我們非常懂得禮貌,讓我非常欣慰。

北新地BAR HARDI

其實會找到Bar Hardi也算是一種緣份吧,對於大阪我算是粗淺階段,對這裡還並不熟悉。除了剛剛在梅田附近逛了一下,就有些不知所措了。因為在網路上縮所了一下酒吧,並且就地區以及環境上稍微看看,這間酒吧是符合我想要來的條件。

稍早晚間21:00,這裡似乎在辦私人活動,因此延到21:30。因為在公寓裡因此也算是一種必須Speakereasy的酒吧,酒吧除了L型的約能坐上六人的吧台外,也有幾張桌椅以及沙發區,播放著爵士音樂,使得這裡格外輕鬆,同時也可以看這窗外的風景。

第一杯調酒Hakushu Highball(Hakushu Whisky、Sparkling Water)

如同在京都坊主吧一樣,我今日一樣選了一杯highball做起首,所以一樣選擇Hakushu highball。這次旅行來了關西地區的兩間酒吧,發現同樣的特色,對於highball有個講就,就是要用薄杯。

池田先用冰塊冰杯,然後再將我選的無年份的白州加入,然後攪拌,倒入氣泡活躍的氣泡水(和坊主bar一樣同款的氣泡水),再攪拌,再用長條的冰塊置入後,注入威士忌。

喝了感覺十分舒服,有些刺激清爽,展現白州清新優雅的風味,那種小女孩的臉旁又再次的浮現,好清新。而隨著冰融,味道逐漸濁淡…,好喝呀。

蘑菇鹹派

伴隨雞尾酒而來的小點心是鹹派。這塊蘑菇鹹派的味道還真不錯,派皮香酥,蘑菇氣味香濃,咀嚼時香氣越顯濃郁,還滿驚奇的。

第二杯酒是Old Fashioned(Old Overholt Straight Rye Whiskey, Bitters, Brown Sugar, Lemonslices, Orange slices, Cherry)

是的,第二杯Old fashioned。經過了溝通後,池田告訴我,她的old fashioned是Japanese Style(與上田和男調酒手冊的製作方式ㄧ樣)。她也給我看了一本…算是調酒的武林密集的酒譜,她依這本只有純文字以及一個簡短插畫的酒譜來製作。

先ㄧ塊brown Sugar然後兩振苦精,然後她再用old overholt straight rye whisky而且她製作的方式,是加入糖、氣泡水然後攪拌,當然要先冰杯。

池田倒入苦精、威士忌後再攪拌,完成之後取出大片的柳橙、黃檸檬以及綠檸檬片放入,最後串上深色的醃漬櫻桃以及紅櫻桃各一,放置在這杯老式經典上,對..這是日式的老式經典。

先飲一口,裸麥威士忌的風味顯著,後味帶點檸檬以橙香。當然也感受到一點苦精的苦味。但還不錯,雖然甜味沒有像我常喝到的作法,甜稍晚顯現,慢慢的喝越來越有韻味。經典的日式old fashioned。

第三杯酒是Vesper(Gordon’s Gin, Lillet , Finlandia Vodka, Lemon Juice, Yellow Lemon twister)

Vesper一樣是我選酒的基本。池田用Lillet、Finlandia Vodka、還有Gordon‘s Gin以及清爽的檸檬片,經過搖盪,最後再擠一點檸檬汁液。

這杯Vesper味道十分清新,尤其輕聞的時候,清爽,先是一層檸檬香,接著是伏特加、麗葉酒與琴酒的綜合。

飲下,前味光滑入口,緊接著是烈冷,嗆刺的酒味並聯合從我鼻腔傳出清新的香氣。尾韻,慢慢的化解嗆苦而光滑自在,殘留的味韻是一種鹹味,很舒適。

第四杯酒是Daiquiri(Bacardi Rum Blanc, Syrup, Citrus junos)

最後一杯,其實營業時間也快結束了,所以第四杯也是我最後一杯,也符合我的習慣啦。這一杯我請池田推薦,讓她來隨意調今天的最後一杯酒,所以她用Daiquiri做最後一杯雞尾酒。

特別的是她用一款日本香柚作為這杯戴克力的調和,她切下一片柚皮,並告訴我這顆柚子的皮可以吃並且有微香的甜而不是苦澀感。她將香柚切塊,放置波士頓杯器中,加入了糖漿還有基酒Bacardi Rum Blanc先搗壓香柚榨汁,然後再攪拌,再將蓋上短杯進行Shake,最後再以濾網遮蓋濾出這一杯清爽的Daiquiri。

這一杯呈現出橙黃清爽的雞尾酒樣貌,我稍微低頭聞了一下香氣,這與一般柚子的鮮明風格不同,它呈現是一種淡淡優雅的香味,當然還有蘭姆酒味,並帶的特別甘甜香氣。

品嚐一口,輕盈的甜爽,在深含一口方能略感萊姆酒的微妙氣味,或許因為香柚汁以及糖漿的關係,讓酒精氣度再下降不少,以一杯甜口感爽的Daiquiri作結尾,同時也為這次旅行劃上最好的音符。

我的觴情酒吧:《關於Bar Hardi

今天只有開到晚上00:00,當我喝完最後一杯時,時間也似乎超過了,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們仍聊得開心,而且經過我這麼一探訪,其實池田也希望他們的酒Bar也可以有很多的台灣旅客可以來,而我認為,介紹好的日本酒吧給更多台灣朋友認識了解,未來來到大阪玩也是一個選項,這就是我的分享目的啊!!

今晚的酒吧是我日本美食旅行的最後一站,而我喜歡這間bar,也確實是我想要探訪的酒Bar,很安靜很舒服,當然池田的調酒也很棒,技術技巧俐落,我會介紹給同樣喜歡酒吧,而且也喜歡來大阪,還有喜歡品酒的人。

調酒師池田育世IKUYO IKEDA,是位女性調酒師,也是一位非常棒的調酒師。儘管我這個人生地不熟且語文又不太能通的臺灣顧客,她也十分熱情的與我溝通和聊天。

摘自Bar Hardi Twitter

有趣的是,她們都好奇我怎麼找到Bar Hardi的,我說因爲不瞭解大阪的酒bar所以透過用Facebook、Youtube還有Google map來搜尋,看到滿意所以就想來喝喝看….。很可惜的是在前幾個月宣布歇業了,不過還是希望有機會在品嘗到池田的技術。

BAR HARDIミクソロジーサロン(~2022年5月21日止)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