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個自然的葡萄『A Glass or Two』

“Penicillin cures, but wine makes people happy.”

「青黴素治癒,葡萄酒使人快樂。」― Alexander Fleming

日期:2022年9月18日(日) 天氣:晴 氣溫:26 地點:臺灣臺北。

這個年代不開車,喜好搭大眾交通工具的人不多。尤其向來以自由為主張的臺灣在許多規則秩序尚無法像日本一樣的規範與規矩。下了班,小飲一杯。下午悠閒,也來一杯,也深寧靜也來一杯,在每一杯的背後除了放鬆、輕鬆之外,也蘊藏著危機,因此有法律作為規範,以避免過度的自利而剝奪了他人的生活權力。

此外,疫情走到今天,有時候思考與冥想一下,不知該要如何解釋防疫成果是好是壞,但是要安全與快樂,強身與適度的孤獨,也許是一個方法。

想要放鬆、收驚、小休息一下

不過這一兩天真是嚇人,難道是快到9/21紀念日了嗎,地牛翻身,又有災損。我下午回到家…竟然比昨晚慘烈⋯⋯隊長公仔三隻跌落倒地,小公仔倒塌,南瓜臉公仔跌破…是的…災損失一支。不到24小時的連續驚恐地震。

臺灣東部最嚴重到路面傾翻,樓層倒塌,也有其他地區的豆腐渣工程讓天花板認為骨牌傾倒。oh…我的老天鵝啊。

今天在下午至傍晚間弄完料理後,晚上就像想要放鬆,所以找一間Shop休息一下,恰好來到A Glass or Two,恰好有這款酒叫做Pause Canon,那麼我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這天就喝一支Rosé「Le Raisin et l’Ange PAUSE CANON  ROSE VIN DE FRANCE 2020」(葡萄品種:Gamay 60%、Merlot 30%、Cabernet Sauvignon 10%,產區:Rhône Valley)

「葡萄是兒子,那麼葡萄樹就是母親。我試圖調和生活中的哲學與工作,尊重自然同時也是個人最大興趣。對於自然酒的栽培,首先必須熱愛大自然,無論它多麼任性,又多麼慷慨,總是以會以某種方式滿足我們。所以讓我們要保護它,讓葡萄們放在板條箱裡,踩在我腳下,用手把它們裝起來。一切只要葡萄健康,沒有 二氧化硫,沒有糖。在這個過程的重點是葡萄農是嚮導而不是破壞者。」——Gilles AZZON

將酒斟滿一點,我來觀看一下這款粉紅酒的色調,是淡雅的紅,表層有些肉色呈現,也是皮膚色,接著有點粉紅、淡粉紅,也有點酸梅湯的意像,也像是稀釋的紅茶。

對的,這也是標準Rosé。搖晃一下酒杯,觀察一下,酒腿緩緩流下,看似俐落乾淨,是一款淡雅的果調色。對的這是要稱Rosé,還是叫Claret?為何要翻譯做淡紅酒,淡紅酒事實上通常用來作為Claret的稱呼,而長久以來我們一直將Rosé稱為粉紅酒,兩者意義是不同的。

聞一下氣味,嗯..有點微微的自然酒的悶臭毛皮味本色,有種摻了水的梅果汁味道,也有點稀釋蔓越莓汁,輕盈古早酸梅湯,一點鹽味、岩礦味、一點草莓香,酸果感。

可以飲下品味,入口過舌的尖端,略感微微刺澀氣泡且微甜,果香綻放,但酸度高,清順可是刺激,有紅醋栗、紅莓果酸、檸檬酸、醃漬梅子,中味乾澀酸澀,後味伴隨酸果酸、澀鹽味、鹹味與檸檬酸澀感,尾韻乾燥澀雅且緩緩有些梅果、植物香草、草莓味。

搭配小份的「起士火腿盤」

搭酒的輕食,最簡單的首選就是「起士火腿拼盤」。四平八穩的拼盤以軟質起士、腰果杏仁果、蔓越莓乾、穀物、沙拉米。這沙拉米肉軟鹹鮮美。

我以軟質起士、乾酪、腰果杏仁果穀物等作為夾心,咀嚼嫩肉中帶脆帶硬,腰果杏仁果味發出,起士乾酪奶香馥郁,這是好吃理想中小點。搭配一口酒,有趣,草莓、鮮果味豐富的更勝於前,儘管突然的乾澀乾,猶如進入三度空間,緊接著有杏仁味,杏桃香,植物香味,美味的搭配。

搭配起士,可以微微降低澀酸乾,但會有瞬間乾澀刺激感到後味變成清楚香果的溫和滋味。搭配另一款軟質起士,這款鹹味、濃郁奶香、馥郁芬芳的滋味更鮮明,味道與顏色深於前者。搭配葡萄酒,清爽均衡酸澀確定抑制,形成舒服酸味。

微醺的沈靜思索:《關於A Glass or Two》

細數以自然酒葡萄酒為主的酒館仍不多,而A Glass or Two是其中一間,位在六張犁捷運站附近,幾次到來覺得年輕族群較多。

當然,店裡的服務人員也多以年輕人為多,因此也給我有容易、隨心所欲、自然的感受。值得注意的是,或許年輕族群多,與裡面的一間Speakeasy有關,但是,能過說服我隨時隨地能引上一杯無負擔的酒還是葡萄酒。

A Glass or Two

地址:臺北市信義區基隆路二段191號

交通:

臺北大眾捷運系統識別標誌臺北捷運文湖線六張犁站(Br07, Liuzhangli)→ A Glass or Two(25.02N, 121.55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