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Sour

“This is one of the disadvantages of wine: it makes a man mistake words for thought.”

「酒的缺点之一就是:它使人心口不一。」—Samuel Johnson

夏日調酒一定要是冰冰涼涼,下如果不冰涼,第一是難入口,第二或許暈眩不會太快,但是口中總少料些渴望。今天又是嚇死人的37度,回到家烹飪了鴨胸肉料理後。我決定不浪費時間,在烤鴨胸的空擋來做一杯酸香的美味的調酒「紐約酸酒」(New York Sour)。

New York Sour是Whisky Sour的延伸酒款。根據報導在1880年代,美國芝加哥酒吧的調酒師們會調製一杯注入一層紅酒(Claret Snap)的Whisky Sour。而其起源,是當時文人仕紳到沙龍Saloon聚會時,會仿效英國人以Claret(即淡紅酒,法國波爾多紅酒技術未興盛時的色調,進口至英國則稱Claret)。

由於飄浮著紅酒的Whisky Sour滋味賣相受大家親睞而著名。此類作法當時被稱為「歐陸酸酒」(Continental Sour)或「南方威士忌酸酒」(Southern Whiskey Sour)。「紐約酸酒」(New York Sour)的名稱是一直要到禁酒令時期(Prohibition,1920年至1933年)才出現,一躍成為紐約興起的Speakeasy酒吧的新寵。

好的,儘管原來酒譜是用裸麥威士忌,但總是有什麼用什麼的我,再不脫離美國威士忌的原則下,來做準備材料有:

1Bourbon Whiskey

2Red Wine

3Fresh Lemon Juice

4Syrup

5Egg White

(6)Yellow Lemon。

我這杯Sidecar的比例大致如下:

45ml Whiskey.

20ml Lemon juice.

10ml Syrup.

20ml Egg White.

適量Red Wine.

取用Boston shake裝入冰塊,然後分別注入45ml Whiskey、20ml Lemon juice、10ml Syrup以及20ml蛋白,完成後蓋上杯子然後開始搖盪。

接著,再將準備從冰箱裡取出冰鎮好的杯子,然後將Boston shake中的調酒注入杯子裡,留下空間,以攪拌棒輔助,淋上適量紅酒,再將切好的黃檸檬片作為裝飾,即完成今日調酒「紐約酸酒」(New York Sour)。

飲下,喔喔~冰涼而清新酸甜,尤其前味多了點紅酒味,乾澀帶點風乾漬果乾氣息,不過酸甜與威士忌的調和清新以及如雲霧棉柔感的蛋白泡沫滋味,十分暢快好喝。

當然再喝之前的輕酸黃檸檬多了迷人風味,儘管又是一款冰涼適飲的夏日調酒,但還是不要喝太快喔,不然會口是心非。

《參考資料》

自由時報https://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1478398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