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I BAR 銀座

”I hate drinking, but I like the person who can make me drink.“

「我討厭喝酒,但卻喜歡那個能讓我喝酒的人。」

日期:2019年3月1日(五) 天氣:晴 氣溫:11。所在地:日本東京。

你有想過你為什麼會喝馬丁尼嗎?過去我只懂馬丁尼杯長什麼樣子,但關於馬丁尼調酒無論是用Vodka或是Gin調製的我都沒興趣;後來開始學習了解調酒的時候,除了要會喝,懂喝的同時,也逐漸提高對於馬丁尼風味的標準。

這一天日晚上,我離開了在白金高論的米其林一星餐廳後,回到銀座,並根據自己的行程計畫,準備要到銀座知名酒吧「Mori Bar」品嚐名聞遐邇的「毛利」馬丁尼。

「喝酒」是經驗也是學問

「眼見為憑」如同「百聞不如一見」,但是,在三十多年後資訊快速發展,資訊縮短了時間與距離,更近一步能證實真實事件,然而還可以造假嗎?倘若這麼做,現在要造假的成本效益道是相當不符比例。所以對「喝酒壞事」這件事情,相對的它正因為不是資訊影像的問題,它是一個教育文化的形塑結果。因此常常會有「喝酒是壞事」,「喝酒的人身體一定不好」,「喝酒一定會酒駕」等等非理性認知。

那麼喝就是壞事,又要怎麼能解釋飲酒、品酒文化從古自今流傳在社會各階層,政商交流甚至是禮儀的一部分?某些文化層次的人把喝酒作為交朋友的標準;又有某些層次的人,把喝酒匡列在只能和會懂酒的人再一起喝,關於這問題就是人們對酒的經驗知識的差異性,挺形上學的層次,很難解釋清楚,但是基本上不以低俗的喝酒買快樂,來傷害自己;然而,酒的背後有其哲學有我們無法解釋的答案,這就是愛智之學。

銀座MORI BAR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這間傳說中的酒吧,位在一棟二戰時就存在的大樓中。正在等待電梯時,突然警示鈴聲一直作響?我還深怕是不是有火災,但環顧一下四周與大樓外,都相當寧靜,因此排除這可能,於是可以放心的搭乘電梯至10樓的MORI BAR

據說來這間酒吧60%的顧客都是點是馬丁尼和哈瓦那馬丁尼,尤其是來自國外的調酒師顧客,可是我不是調酒師,我只是喜愛龐德,喝喝馬丁尼而已。到日本酒吧喝酒必須知道一個規則,酒吧入座即是蓋買了這個座位因此有收取座席費,而MORI BAR是¥1,200,此外基本上是一杯調酒,所以一般到酒吧品酒聊天基本消費是座席費+一杯酒+10%稅金等的基本消費,了解後結帳才不會驚慌、質疑而失了禮貌。

入座後,先會上一杯暖胃的茶,這天是「蘑菇清湯」。

一如日式酒吧,都會附上一杯溫熱飲,事實上它不是酒也不是茶,而是一碗湯。儘管這杯用茶杯裝著,看起來像茶,但實則是一杯蘑菇清湯,要說是蘑菇是不明的狀態下查,牛肝蕈菇的味道則菇為貼進,是一杯溫暖好喝的湯品。

接著會在上一杯冰涼的「薑黃水」。

在毛利先生的酒吧可以爽快喝酒,放心喝酒,也正所謂薑是老的辣,收個1500日圓的座席費我認為也十分值得,光是這杯薑黃水我就覺得值了,況且可以續杯而且我愛這杯薑黃水。

日本酒吧會以這種舒適冰涼程度的水質與冰塊作為搭配飲酒的委外,會使用薑黃水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有酒吧會這麼準備的,我們當下查了一下網路,這薑黃水可以增加代謝功能,這對於解酒或許有相當程度的幫助,重點是喝完,毛利先生的助手會不斷地添加!

不僅如此,還有熱烈大方的佐酒零食,這天準備的是「蝦味先 花生 昆布 爆米花」。

座席費當然不是白收的,相對許多酒吧來說,我認為毛利先生的酒吧大氣,尤其盤中飧,儘管都是小點心而已。

蝦味先,這是小時候的零嘴,為了它可以跟我姊大幹一架;花生,其實我以前不太愛花生,但長大唸軍校後,就無所不吃了;而昆布,當愛上日本就會戀上昆布;爆米花,不用說了,尤其擠二輪電影的最愛;彎月小小的花生,我是在日本吃到的佐酒零食,臺灣現在也有在賣。當這些刷嘴的小點心吃完,毛利先生的助手還會再添補!!我的老天鵝阿!!一邊喝酒一邊吃這種小東西只能說爽。

第一杯調酒MartiniKinobi Gin, Mancino Vermouth, Bitters)。

第一杯據說訪毛利先生酒吧必點就是他的馬丁尼。聞名世界的毛利先生馬丁尼用杯,經過毛利先生在公壺裡旋繞攪拌,認真的神情將專為毛利先生製作酒標的京都Kinobi琴酒注入公壺中,攪拌後注入我在想應該是苦精吧,再次攪拌後再注入香艾酒,完成攪拌後將酒注入杯中,最後放置一顆醃漬橄欖;此外準備一盤較為大顆的橄欖,其口味不是鹹味,主要講就讓品嚐者口感有更多層次體驗。

飲下,冰涼舒適的感覺,酒則十分清淨有雅,味道是清香的,純淨的琴酒香,加上這毛利風格的酒杯,我滿懷歡喜啜飲,口感真是清順而不失去kinobi的幽香芬芳滋味,尤其殘留口中的迷人的香氣;配上醃漬橄欖,讓優雅的kinobi頓時口味上升,但十分水潤感且尾韻甘甜;再配上沒有鹽味的橄欖,雖仍有微微的鹹但氣味芬芳許多,或許這個味道就是迎賓的氣味。

今天的第二杯酒是Ten MartiniTanqueray No.Ten, Bitters, Orange Peel」。

吧檯清空了些位置,移駕到吧檯座位並在毛利先生前方,第二杯我心裡只想繼續點馬丁尼,但看看要點什麼馬丁尼呢…?桌面上有個得將作品叫做「Ten Martini」也就是用Tanqueray Ten琴酒製作的馬丁尼,於是就是他了。

毛利先生一樣在公壺中間攪拌冰塊,然後注入了Tanqueray No.Ten琴酒,在攪拌後注入原味苦精,這杯攪拌頗久,但沒有加任何苦艾酒,最後放上一片柳橙。

我瞭解為什麼要攪拌久而不添苦艾酒了,原因是Ten真的強,雖然注入苦精,不過口感一樣舒適輕鬆,中斷冒出的苦精與酒氣結合的涼爽氣息,所以理解,但尾韻還是好香。

通常在酒吧喝酒不超過三杯原則,最後一杯選的是HosekiFamous Grouse Whisky, Lappinia Cranberry Liquor, Boulard Calvados Pays d’Auge Brandy」。

這一杯茶紅色調酒,酒面上點綴了金箔,聞一下,好清香的氣味,但感覺到有白蘭地…。後來問了一下助理,助理告訴我這杯酒用Famous Grouse Whisky、Boulard Calvados Pays d’Auge Brandy,Lappinia Cranberry Liquor以及點綴金箔,一款帶有蘋果白蘭地香味、威士忌木質氣相與乾爽清潔感,還有點甜粿小紅莓果香的水果滋味,襯上優雅金箔,這作為我最後一杯,真是太開心了。

東京觴情酒吧:《關於MORI BAR》

晚上11點多了,得結束今晚的酒吧探尋,也完成大鐘口耳相傳,喜歡馬丁尼的人來道東京一定要去Mori Bar,今日達到了目的,也喝到了精彩迷人的馬丁尼。

結束時,興致一來,反正三杯都是毛利先生操刀,那我在貪求一下和Chiang San(「來去日本鄉下住一晚」主理)與毛利San來個合影留念吧,原來想在吧檯前拍就可以了,由於隔壁新加坡的朋友在酒吧合影,而助理特別告訴我們勞駕至店外,我也覺得ok沒問題,出門口後毛利先生站在「感謝」二字前,喔喔原來如此,果然是很有心的師父。

毛利隆雄(もうり たかお)為MORI BAR主理人以及調酒師,1947年6月6日出生於福岡縣。高中是棒球社成員之一,不過很可惜與甲子園賽擦肩而過。原本滴酒不沾的他,因為學生時期打工因緣際會觸了進入調酒的世界。在20世紀80年代早期,毛利先生先在東京一間“Gaslight”的酒吧工作,接續赴各家酒吧以及名店學習後,並獲得調酒師協會(NBA)贊助的雞尾酒比賽連續第二年奪得日本一,於1987年代表日本參加了調酒的世界錦標賽,獲得了口味和技術部分的最高分,同時贏得了比賽殊榮。日後也獲得多項比賽冠軍殊榮後。他認為,服務就是要超越客人所想的,畢竟一致化的服務,再怎麼好都難以取悅廣大的客戶,唯有提前一步為他著想,學習觀察客人與其喜好。

MORI BARモーリ・バー

地址: 東京都中央區銀座6-5-12新堀ギタビル銀座10F

交通:(東京至銀座有三條東京地下鐵可搭,只引用一線)

JR logo (east).svg山手線東京站(JY01,Tokyo)→Tokyo Metro logo.svg東京地下鐵Logo of Tokyo Metro Marunouchi Line.svg丸之內線東京站(M17, Tokyo)→Tokyo Metro logo.svg 東京地下鐵Logo of Tokyo Metro Marunouchi Line.svg丸之內線銀座站(M16,Ginza)→MORI BAR(35.67 N, 139.76 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