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色涮涮屋 』

近期最熱麼的飲食,覺對不是國外的米其林指南陸續公布,而是爭端不減的「萊豬」[3]問題。「臺灣至上,自由可拋」。在民主化[4]二十年的臺灣,成為政治角力、政黨鬥爭、割袍斷義、閨蜜廝殺、兄弟鬩牆的議題。太過強調臺灣,稍微偏向中國,往往都會被光譜繪畫者標註成為「女巫」。不過這次的議題可不太一樣,兩極對立的氛圍並不太鮮明,或許涉及大家的健康,又或者傷到了「臺灣」標章的,這也真是有趣難料。

『請客樓 The Guest House』

中菜料理搭配葡萄酒是最讓我頭痛的一件事。中菜料理的味道普遍較濃郁,無論是「煎煮炒炸煨」,表現的較為直接。中菜料理的醬汁特別多,辛香味道表現在口感與滋味上的也特別多。一道菜裡,的辛香料與氣味較為複雜時,再配搭果香的葡萄酒,總容易陷入一些不倫不類的疏離感。因此,搭配葡萄酒時,比起西菜料理或是現代流行的創新菜等等,我認為要複雜與困難許多。

『No.168 Prime Steakhouse』

這幾年有很多紀錄片都在關心類似如此的「暖化議題」以及「食物」。不乏一些相當知名的餐廳,這些受到米其林指南肯定的廚師們,無論是西班牙Sant Pau[1]、還是小野次郎[2],他們所更在乎的不是能夠擁有多少次米其林指南的肯定,而是能不能永續、能不能擁有更好的食材,能不能減少污染使得大自然的魚更為健康更為美味,人們的道德是否能得以限制,尤其禁止捕捉魚苗[3]等等。當然這些問題是最自然反應在我們身上的,有句諺語說「羊毛出在羊身上」,反正你要怎麼破壞這環境,你將會吃到自己的罪惡。

『頤宮 Le Palais』

三星地位仍屹立不搖,毫不質疑,我只感覺酒不夠喝總之,還是給相當高的評價。對了,不僅如此,連入餐廳前的櫃檯服務人員,幫我們拍照還取出了燈來打光,能說不體貼嗎。

『教父牛排 Danny’s Steakhouse』

為了搭波爾多葡萄酒,感受牛排的魅力,所以再次的臨時起意,來到大直的牛排館品味。的確,比起上回到來,這次的整體感受終於讓我感受到一星餐廳的本能了,經過這次的感受,個人給予相當程度的好評,確實大為進步。

WordPress.com.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