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ter’s Bourbon Whiskey』

一早聽到老媽開門除去的聲音,我也睡眼惺忪的起床。看看手機,都九點多了。在山上工作的好處就是這樣,下山為休假,不受紛擾,可以睡得晚一點,尤其有飲酒的狀態。

a27d24_f3c5f45f538b4894b30fc104874f9559~mv2michter's whiskey

今天天氣相當好,陽光一規律的照射在客廳,顯得十分光亮當然溫度也相當的高。進去廁所盥洗一下,眼睛光亮,精神光彩了許多。通常這時候會換上運動服裝準備去運動,不過,腦子閃過一道貪舌的慾望,我突然打開櫃子拿出前幾日買的酩帝[1]小批次波本威士忌[2]

我喝威士忌的方式也是花樣百出,但方式不過就是經常性所見的「直飲」(Straight),「冰飲」(on the Rock),然後以威士忌為基底做一杯「雞尾酒」(Cocktail),或是隨著風潮來個「凍飲」等等,當然有時可以試一下「水割法」(Mizuwari),也可以威士忌「加水」或是「高球」(Highball)等等。但通常以前三者居多。

這款酩帝威士忌的酒色就像他們的酒標一樣,相當復古、像是橡木、古銅色,呈現深琥珀、雪莉棕色、茶色,澄清的酒面銳利的酒緣,看起來十分讓我興奮讓我陶醉。我聞一下氣味,果然立刻感到豐滿充滿橡木以及奶油的香氣,但也有香草可口的芳香,還帶點微酸奶味。為了更清楚,我埋鼻深聞一下,表現出更清楚而出色的橡木香,還有焦糖布丁、烤蘋果味。

IMG_9869michter's whiskey

接著我開始啜飲,入口時圓潤豐盈而柔軟,浮現出木質、奶油、香草、以及乾爽桶香味,我為了更能清楚威士忌的滋味,約莫含住約10秒後,我逐次開始感受到刺激,乾裂感的酒精滋味,但是那奶油焦糖橡木香仍然伴隨。

酒液即將殆盡,殘留於口是滑溜的、滑順的,酒液完全消失後開始感受乾裂、酸澀,鹽苦感。而尾韻十分綿雅,也相當刺激,且帶著淺淺香草、木桶與奶油味,論這香氣,他真是很好的威士忌啊。

IMG_5636michter's whiskey

這還不夠,我又取出了一個聞香杯,我走到廚房,打開冰箱的冰庫取出一顆方形冰磚,置入酒杯中。接著有拿起剛剛的量杯與威士忌,一樣在倒入25毫升於杯中。

a27d24_d322597744de4a04a76b53820a23a410~mv2michter's whiskey

加冰塊後,顏色淡化了一些,冰塊也擠壓出層次。一樣先輕聞一下,嗯…這香氣依舊乾爽清順,似乎就是酒體被打散,不再集中飽滿味道。啜飲後,得確,這威士忌的結構解散了,反而產生出些許茶香、微微木桶焦糖味以及香草味,也產生些微的乳酸感,刺激帶點焦糖甜,這威士忌確實因為冰塊而解散許多。

IMG_2334michter's whiskey

我聳聳肩,看來精神還不錯,不過有點小暈眩,但是還在我可以運動的範圍內。於是嘴又纏了起來,於是又再度打開櫃子取出一個洛克杯[4],然後拿出了一些調酒材料,準備做一杯古典雞尾酒Old Fashioned[5]來解饞。我使用鸚鵡紅糖,倒入15ml威士忌攪拌,並點上ㄧ滴安格斯原味苦精之後再加入冰塊攪拌,再倒入15ml威士忌攪拌,約過冰塊上緣,然後換冰,擠上柳橙皮油,將他做成捲放在冰塊上。

(Old Fashioned)

忍不住先聞一下,好香啊。柳橙香氣之外,隨之而來的是飽滿奶油香味。啜飲一口,乾爽飽滿奶油但帶著清新甘甜的,這杯就像我認為美好理想中的口感滋味的Old Fashioned一樣,此時便是滿心歡喜。

IMG_2354michter's whiskey

緩慢飲完這杯雞尾酒後,我換上經常穿的運動的裝備,UA緊身衣褲,然後搭一件輕便的外套以及現在最重要的口罩後,便出門運動,如此看不出臉紅的感覺。

我總有個習慣,喝了酒之後,總會去運動,讓身體大量排出汗水,將酒精代謝。通常小飲時,經過跑步機上的30分鐘5公里多的運動,汗水與熱量便開始大量消耗;當作重量訓練時,精神力和肌耐力集中,此時頭腦是不容渾囤的,此時的精神醒了過來。當然必須要注意的是,這不代表酒精就此從血液中散出殆盡,血液中仍是會有殘存的酒精,然而我從來不操作任何交通工具,尤其在台北,我都是搭乘捷運、公車,要不然就是走路。

品酒、美食、運動等等,已經是我目前人生的公式了。眼睛睜開,不需要為了小孩而擔憂,不需要被撈叨,不需要被負債追著跑,不笑虛情假意地面對任何人,自由自在的。

運動完後,身體舒適,大量的電解質飲品以及高蛋白,讓我精神恢復正常。講到電解質飲品,還有段小插曲。有次半夜身體不適,擔心身體出狀況,我跑去了急診,似乎在胃的部位不斷劇痛,我又以為是胰臟出了問題;其實我在想,我還想品更多酒和美食,身體萬不可有狀況啊,於是半夜忍著痛,搭計程車去醫院掛急診。

在急診室,無論人的多寡,除非你已經是爆頭血流的狀態,在任何痛楚,都還是要乖乖地完成掛號程序。

櫃檯護理人員:「誒,現役中校,有帶證件嗎?」

我的習慣,不會將這種一張小紙片,遺失兩申誡行政處分的東西帶在身上。因此回答:「我放在家裡。」

也許電腦裡的紀錄確認我的身份無誤,護理人員也不再硬性請我先付費,之後再拿證件做退費。完成掛號程序,劇痛使我無法安耐的坐著,於是我走來走去。過了約5分鐘,醫院的志工阿姨便帶著我去抽血以及照X光。有時也感覺溫暖,好險有這些大姊在,我才能迅速的完成檢查。

經過抽血以及照X光後,我躺在病床休息,逐漸著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2個小時後起床,恰好急診室的醫生也走到我休息病床跟我解釋檢查狀況。

醫生說:「你身體狀況很好,沒有檢查出大毛病。」

我說:「胰臟部位應該沒問題吧。」

醫生說:「陰為你痛處的位置很近,我也特別檢查了一下,看是沒有問題。但是有個數值相當異常,就是鉀離子過低。晚上是不是有大量運動?」

此時我意識到,我時常在健身房狂操自己,除了代謝外,不太喝運動飲料。這因為自己道聽途說,深怕因為甜,運動都會白費,因此讓我疏忽補充電解質的問題。因此也回答了醫生:「我每天幾乎都會在健身房大量運動,大多是補充水分而已。」因此急診室醫生建議我要多補充一點含鉀的食品。慶幸的是,休息過後就舒適多了,也提醒自己運動也補充電解質的重要。

a27d24_2ce2fc083b6342e3864345105fc5d0b4~mv2

運動過後離開了運動中心,我預計散步到信義區然後再搭乘公車回家。一路上經過了忠孝東路以及復興南路,無論大道還是巷弄,除了上班族以外,與多商店都是拉下鐵門不是掛租就是塗鴉,經過了國父紀念館,人口也相當稀少,比起疫情之前的觀光人潮,少了很多。當然也有個好處,就是安靜與舒適了。尤其經過逸仙路的小公園,充滿了寂靜與神秘色彩,加上這裡很多老人家散步運動,總覺得很有「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6]的感覺。

a27d24_9e28ceda50624cddae34642b8e1c7628~mv2

運動完後,散步到百貨書店,我又受到酒香吸引,跑到地下室的酒窖中挑了一支南非的Grenache Noir。不過也感覺到有點渴,也順道兌換了一杯Estrella Damm Inedit Beer西班牙金星啤酒[7]

原本以為會是贈送整隻給壽星,但沒想到是拉霸一杯。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吧,一支還不便宜。這沉黃帶點混濁如橙汁色調,裝盛在白酒杯當中,上層浮著綿密的氣泡。聞起來是清爽的桃果味,氣味中流竄麥芽甜香,也帶著點穀穗與香吉士氣味。我啜飲一口,非常乾順清爽,尾韻十分甘甜帶著桃果甜味,尤其麥芽香氣四溢而不是腥氣,口感滑順酒體輕薄,整體有點像Weissbier,但氣味酒體更柔軟一些,運動完後喝這麼一杯,真是舒適。接下來就等隔日的威士忌凍飲了。

IMG_2397michter's whiskey

我大概讓威士忌冰凍一整晚,讓結霜的冰瓶達到了8度的冷凝。注入杯中後,觀看一下有點稠狀如威士忌膏。其顏色依然深厚,深琥珀、茶色、雪莉橡木桶濕潤的顏色。氣味香甜、香草、焦糖、龍眼蜜、燻味等等都是迷人的氣味,當然免不了酒精本體帶來的氣味。

IMG_2400michter's whiskey

飲下,稠密圓潤,甜度相當集中,我在想是不是因為冰冷濃稠也相對把滋味集中起來,甜度高甜口,而再相對的是反饋刺激亮麗感也相當大,中味爆刺激烈,後味逐次和緩但那種在嘴裡的摩擦,酸鹹苦辛等感均衡表現,尾韻綿柔而讓精神軟綿,凍飲是件好事。

IMG_2315michter's whiskey

[1] 酩帝Michter’s Distillery,為全美第一間威士忌蒸餾產,創場於西元1753年。

[2] 波本威士忌Bourbon Whiskey,源自美國肯德基州波本縣,其字源來自中古歐洲的波旁王朝,以美國法規玉米原料必須在51%以上,而且一定要使用全新經烤桶的美國白橡木木桶陳年Quercus alba或稱American white oak。

[3] 酒米さかまい,是釀製清酒及其麴米的原料,如杜氏發現有特別適合釀酒的米種,則會稱其為「酒造好適米」,釀酒米和食用米是有所區別。

[4] 洛克杯Rocks,用來裝成威士忌的酒杯,均屬屬於坦布勒杯Tumbler的一種,由於大開口不適合作為品味杯使用,但非常適合加冰塊品嚐。

[5] 古典雞尾酒Old Fashioned,起源於西元1806年的一款經典雞尾酒,他是一種調製公式,烈酒、糖水以及苦精等順序,而在1880年代便開始有酒吧販售,很多人認為這是Old Fashioned;而現在所喝的Old Fashioned的做法,是源自西元1881年美國Louisville的一間私人俱樂部Pendennis Club的酒保發明的,尤其是加入柳橙皮油的概念。

[6] Dan Millman的作品,一名奪牌無數的大學體操運動員,深夜在加油站與一名老人,經常聊天而學習到許多人生智慧的故事,並稱老人為「蘇格拉底」。

[7] 前世界第一餐廳西班牙鬥牛犬elBulli主廚Ferran Adria和Juli Soler以及侍酒師團隊合作開方的商品。

迴響已關閉。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