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主義

我和北一乘五來到葡萄酒Bar,先來介紹一下這個朋友,認識他也二十多年,看起來沒什麼大智慧,但每每都說了一口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