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最近的日誌

Hennesy Fine de CognacIMG_7867

從眾行為:一個實驗、一個渾然不自覺的行為

很久沒發一些美食大論,不過,最近是真的很少在關心美食的事情,多半在強身與品酒。有少數朋友會稍微問問我怎麼都在Po酒呢?沒有美食日誌了?是改邪歸正了嗎?其實是有道理的。

越文明的社會在生活享樂上的程度是等比例增加的,當然還包括其他奢侈行為,也就是越會賺錢的人也越會享樂,而這種享樂多半是物質精神上的。然而,這是有感染力的,因為享樂讓還沒開始人生的人有了憧憬,因為享樂讓人急於賺錢急於花費的行為也高了很多。因此,這類娛樂事業看起來感染了社會上部分人的行為。

美食,其實很精神,不熟悉缺乏經驗時是很主觀的;經常品味的人,他就有一套客觀總評;有包袱的人,他得兩面兼顧,面面俱到。美食,如果變成一個文章,會是像深夜食堂那樣感動。美食,若像一套指南,那就給予旅客和喜愛美味的人一個方向。美食,倘若不在於美食,而將他偶像化,媒體行銷化,那麼就是會發生我最不想看見的「從眾行為」。

心理學裡有個故事實驗「籠子裡有一支梯子與五隻猴子,梯子的上方掛著香蕉。一開始有猴子想要爬上去拿香蕉時,就會被水柱沖濕,久而久之這群猴子們就知道若上去拿香蕉會被水柱沖得不舒服。而後,實驗者開始以一隻舊猴子換成新猴子方式觀察,有新猴想要突破,就會被沖,久而久之,最後整籠都是新猴子也不敢上去拿香蕉,即使他們沒被水噴過」。

當然有人認為這是虛構的,但是事實上,有很多國外節目都做過實驗,比如一個人一直看著天空,久而久之也吸引一堆人漫無目的的跟著看;也有一群人圍在一起,久而久之圍了更大圈,但從不知道自己為何跟著看,或許想找到答案,又或許有利可圖。

當美食偶像化,媒體行行銷化,從眾行為也會付諸而來。當有人批判,或有不一樣的意見,必定會與新進猴子被老鳥教訓;例如:像是韓粉行為也是一樣,讓偶像既享受成果也帶來困擾。美食,若持續如此,美食便不在美食了。我們想要維繫的美食世界也將開始面臨危機。